<form id="ftrvp"><listing id="ftrvp"><nobr id="ftrvp"></nobr></listing></form>

          <form id="ftrvp"><nobr id="ftrvp"></nobr></form>

                  <address id="ftrvp"></address>

                  <address id="ftrvp"></address>

                    <address id="ftrvp"></address>

                    瞭望丨賬總是要算的!內蒙古涉煤腐敗“倒查20年”紀實

                    • 2021-06-05 11:42
                    • 來源: 《瞭望》

                      內蒙古鄂爾多斯市準格爾旗麻地梁煤礦采煤機(5月25日攝) 貝赫攝/ 本刊

                      ◇作為紀檢干部,見過“狂風暴雨”,但過去一年的場面,他用“驚濤駭浪”來形容

                      ◇倒查20年,劍指四方面“毒瘤”:違規違法獲取、倒賣煤炭資源,違規違法配置煤炭資源,涉煤腐敗嚴重污染政治生態,煤炭資源領域問題擴散蔓延

                      ◇腐敗分子,大都先依“官”取煤,后靠煤拉“官”,再結黨成“網”,攪動一方、危害一方

                      ◇某地一位已去世的干部涉案超3億元,經立案查處,目前已追回1億多元國有資產損失,剩余2億多元仍在追繳中

                      ◇“自治區人民政府不再研究政府配置煤炭資源事宜”,投資配煤、轉化項目配煤成為歷史

                      ◇每噸煤不到2毛錢出讓甚至白給,如今每噸無煙煤礦業權出讓收益市場基準價達到14元,煤炭經濟秩序漸漸理順了

                      內蒙古自治區是全國煤炭產量最大的省區,煤炭行業在“高歌猛進”的同時出現“野蠻生長”,逐漸淪為腐敗的溫床。2018年以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立案查處的內蒙古中管干部中,有4人所涉腐敗問題與煤炭密切相關。

                      烏金蒙垢,必須重拳出擊。過去一年,內蒙古根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部署要求,開展煤炭資源領域違規違法問題專項整治,對涉煤腐敗倒查20年。

                      3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強調:“當共產黨的官,當人民的公仆,拿著國家資源去搞行賄受賄、去搞權錢交易,這個賬總是要算的?!?/p>

                      倒查20年成為全國反腐熱詞,內蒙古紀委監委屢次“N連發”釋放強烈信號,近千人接連落網。如何算賬?算清了什么賬?賬單背后又揭示哪些問題?記者進行了獨家調研。

                    ?

                      斬除最大毒瘤

                      內蒙古紀委監委,每至深夜,監督責任辦公室的燈還亮著。

                      5月26日晚,專項整治監督責任辦公室成員、內蒙古紀委政策法規研究室副主任劉占波調度完各專項工作組、盟市紀委監委和相關派駐紀檢監察組工作后,更新了數字:全區紀檢監察機關累計受理涉煤問題線索3982件,立案700件987人,其中廳局級62人,縣處級227人,14名干部主動投案……

                      見過“狂風暴雨”,但過去一年的場面,劉占波用“驚濤駭浪”來形容。

                      2020年2月,內蒙古黨委和政府成立煤炭資源領域違規違法問題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為自治區黨委書記、人大常委會主任石泰峰,副組長、成員等7人全部為部級干部。同時,領導小組下設主體責任辦公室,負責統籌安排專項整治工作;下設監督責任辦公室,負責集中查處涉煤腐敗案件、督促整改等。

                      倒查20年,劍指四方面“毒瘤”:違規違法獲取、倒賣煤炭資源,違規違法配置煤炭資源,涉煤腐敗嚴重污染政治生態,煤炭資源領域問題擴散蔓延。

                      “不‘得罪’這些腐敗分子,就是得罪全區2400多萬各族人民,我們一定要算清政治賬、人民利益賬、人心向背賬?!笔┓宥啻卧跁h上強調要站穩政治立場,強化責任擔當,發揚斗爭精神,堅定不移推進專項整治。

                      短期內揭開蓋子絕非易事。

                      最初,個別干部對專項整治有怨言,工作中消極應付,內蒙古應急管理廳原廳長王俊峰就是其中之一。經查,王俊峰在涉煤事項上“很不干凈”。多年來,他甘于被不法煤老板“圍獵”,企圖用攫取的黑金撈取政治資源,結果被騙子騙走千余萬元。

                      “隨著專項整治不斷向縱深挺進,一批問題浮出水面,涉煤腐敗成為污染內蒙古政治生態的最大毒瘤?!眲⒄疾ㄕf。

                      何為最大毒瘤?從有煤地區、管煤部門到涉煤企業、配煤項目均有波及,個別地區甚至出現塌方式腐敗。這些腐敗分子,大都先依“官”取煤,后靠煤拉“官”,再結黨成“網”,攪動一方、危害一方,踐踏黨紀國法,嚴重破壞政治生態。

                      倒查20年中,內蒙古始終保持高壓態勢,不論職務高低、貢獻大小、退休與否,對涉煤腐敗“露頭就打”,全覆蓋、無禁區、零容忍。干部趙德英被審查時,年近80歲,已退休18年。

                      一些問題穿了“隱身衣”,抽絲剝繭也要挖出來。烏蘭察布市委原書記杜學軍多次參加專項整治工作會,可臺上一套、臺下一套,忠誠不離口,背后留一手。

                      經查,2004年,杜學軍任陳巴爾虎旗委書記期間,接受發小請托,為其公司配置煤炭資源提供幫助,收受發小夫婦現金、房產折合人民幣超千萬元。多年來,杜學軍涉嫌受賄數千萬元,在紙醉金迷中斷送了事業前程。

                      政治強則筋骨硬,政治弱則百病生。

                      專項整治中,內蒙古堅決清除作風頑疾和腐敗沉疴滋生的土壤,堅持“當下改”與“長久立”相結合,通過完善一系列制度機制,堵塞監管漏洞,拓展延伸治理鏈條,全面、深度修復政治生態。

                      2020年,內蒙古印發《關于規范領導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參與礦產資源開發行為的規定(試行)》,將副科級(含副科級)以上領導干部和涉及礦產資源開發相關部門一般公職人員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作為規范對象,明確了禁止參與礦產資源開發的具體情形和行為,比其他省區市相關規定更為嚴格。

                      與此同時,內蒙古印發《內蒙古自治區煤炭資源領域干部監督管理暫行辦法》《關于加強煤炭資源專項審計工作的指導意見》等一系列文件,進一步重塑政商關系,厘清權力邊界。

                      “專項整治擰緊了我們每一名黨員干部的理想信念‘總開關’,警示我們不能利用手中的權力為個人謀私,為一些利益集團謀私,否則這筆賬總是要算的?!卞a林郭勒盟盟長羅青說。

                      內蒙古鄂爾多斯市準格爾旗黑岱溝露天煤礦(5 月 26 日攝) 賀書琛攝 / 本刊

                      蕩洗黑金污垢

                      煤炭資源富集地區之所以長期成為腐敗重災區,一個重要原因是政府和市場邊界不清、職責不明,導致以權謀利、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等問題,惡化市場環境,使得產權交易秩序、市場經營秩序、政府治理秩序發生混亂。

                      梳理內蒙古涉煤領域違規違法問題,有的以假項目、假投資空手套白狼;有的違規超量配煤,造成國有資產嚴重流失;有的政策存在漏洞,甚至有的地區的文件就是為某些人量身定制的;有的地方政府大量低價轉讓國有企業礦業權,甚至以改革、招商之名拱手相送……

                      經查,鄂爾多斯市2004年以來配置的93個礦業權,其中23個不合規,大量煤炭資源被企業倒賣或占有。張平在擔任鄂爾多斯市烏審旗旗長、旗委書記期間,低價轉讓探礦權,造成巨額國有資產損失。

                      鄂爾多斯市原煤炭局500多名公職人員入股煤礦,高利分紅?!安门袉T”變身“運動員”,煤炭市場的公平公正遭到嚴重破壞。

                      一些企業打著火區治理“幌子”違法獲取、盜采煤炭資源,一些地方錯配濫配火區治理項目。

                      張志軍任錫林郭勒盟經信委副主任期間,接受他人請托,在明知一煤田不符合火區治理條件的前提下,違規簽批上報,并最終獲批。中森公司以實施滅火項目為名,在涉案區域大肆非法開采煤炭資源并出售牟利。經認定,中森公司非法開采煤炭資源34萬余噸,共造成國有資產損失9349萬余元。最終,張志軍獲刑12年。

                      專項整治一年來,內蒙古一方面建立臺賬,全力清理回收煤炭資源,另一方面,聘請專業機構,評估違規違法問題造成的國有資產損失,全力追損。

                      某地一位已去世干部涉案超3億元,經立案查處,目前已追回1億多元國有資產損失,剩余2億多元仍在追繳中。目前內蒙古累計追繳損失超400億元。

                      同時,推動煤炭領域案件以案促改,內蒙古將重點放在促進政府“有為”、市場“有效”,緊緊圍繞產權交易、資源配置、行政審批、生產監管等方面加強制度建設,全面推行煤炭資源市場化配置機制。

                      專項整治中,內蒙古廢止和宣布失效涉煤政策法規文件863件,出臺相關政策法規文件100件。

                      2020年,內蒙古印發《內蒙古自治區已配置煤炭資源在建擬建項目監管辦法》,明確要求,盟行署與市政府要與配煤項目企業簽訂協議,督促企業按照協議承諾期限加快建成項目,確實落實到位的所配置煤炭資源不予清收;協議期內配煤項目停建且明確不再建設的,履行資源清收程序。

                      鄂爾多斯市工信局副局長伊拉特舉例,如某汽車公司以獲得7億噸煤炭資源為前提,承諾投資150億元并落地甲醇等項目,實際上企業沒落實項目,多年卻長期開發煤炭資源?!啊侗O管辦法》的實施使處理這類遺留問題終于有了依據?!彼f,“企業將限期落地項目,否則政府將通過收回探礦權、補交礦業權出讓收益、直接清收煤炭資源等方式追繳國有資產損失?!?/p>

                      經過專項整治,解決存量問題有了明確辦法,嚴控增量問題更有了實招。

                      2020年,內蒙古修改了2018年印發的《關于全面實施煤炭資源市場化出讓的意見》,更加突出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自治區人民政府不再研究政府配置煤炭資源事宜”,投資配煤、轉化項目配煤成為歷史,通過市場配置將最大程度保障煤炭價值。

                      專項整治不僅要整治問題,更要保護合法合規生產經營。

                      通過專項整治,內蒙古煤炭企業一批問題得到解決,13處產能總計每年8520萬噸的煤礦轉入正常生產,14處產能總計每年6925萬噸的煤礦完善了相關手續,為增產保供作出積極貢獻。2020年,內蒙古煤炭產量達10.066億噸,比上年增長1.3%。

                      鄂爾多斯市自然資源局四級調研員薩仁,經歷過每噸煤不到2毛錢出讓,甚至白給的時期,也見證了如今每噸無煙煤礦業權出讓收益市場基準價達到14元,她認為煤炭經濟秩序正在漸漸理順。

                      “最近,市里準備出讓房子梁煤田,一整套出讓程序十分規范。先報自治區審批,自然資源廳編制的出讓方案還明確規定要有煤炭轉化項目,最終走招拍掛手續,相關部門全程跟蹤監管?!彼f,再不是過去簡單挖煤賣煤,監管缺失的局面了。

                      ?修復草原傷疤

                      碧綠的草原、湛藍的天空、清新的空氣,內蒙古是我國北方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然而過去20年,煤炭領域一些違規違法項目的實施,嚴重破壞了生態環境。

                      5月,位于錫林郭勒盟西烏珠穆沁旗的寶日胡碩煤礦正在熱火朝天地回填礦坑、鋪草造綠。不久前,這里還是黑色礦坑和污水。

                      2010年,某公司經理高某某找到時任西烏珠穆沁旗委書記海明,想申報滅火工程。煤田火區本應由旗政府組織實施,海明卻指示旗長將滅火工程交由這家公司。為表達感謝,高某某分別送給二人20萬元。此后,公司原股東龐某某得知海明要給女兒購房,“贊助”100萬元。

                      “崽賣爺田心不痛”?!?011年至2013年,這家公司打著‘滅火’幌子,在未獲得任何采礦權的情況下,瘋狂盜采煤炭1511萬噸,總價值超13億元?!必撠熣{查此案的阿巴嘎旗紀委辦案人員呂波介紹,寶日胡碩滅火項目既沒對礦坑回填,也沒復墾,導致2.62平方公里的草原滿布黑色礦坑和污水,給生態環境造成難以修復的損傷。當冰冷的手銬銬住海明的雙手,他才回歸良知:“真沒想到犯下這樣的罪行……”

                      賬總是要算的,生態賬更是一分一厘不會少。

                      專項整治以來,內蒙古在全面梳理違規違法開礦、火區采空區治理問題的基礎上,展開大整改、大治理。內蒙古能源局介紹,全區共梳理煤田(煤礦)火區采空區災害治理項目386個,對存在的問題逐一建立臺賬,明確措施,快馬加鞭展開生態修復工作,所有完成采煤的礦坑全部要求回填復墾。同時,經過治理,所有火區目前明火基本全部熄滅。

                      在內蒙古能源發電投資集團錫林郭勒勝利礦業有限公司勝利西三露天煤礦,十多臺吊車抓緊建設地面生產系統。魏婧宇攝 本刊

                      “過去違規違法開礦,很多都沒有開展采坑生態恢復治理,剝離的巖層和煤層風蝕雨蝕現象普遍,造成土地沙化、粉塵污染、水體污染?!卞a林郭勒盟能源局副局長劉勇說,專項整治極大地推動了生態修復和建設。

                      為了充分防堵煤炭工作給自然生態帶來不利影響,內蒙古生態環境領域借專項整治之機,認真開展政策文件清理和建章立制工作。內蒙古生態環境廳廳長楊劼介紹:“廳里2020年9月印發了進一步加強建設項目環評監督管理意見的通知,為日后抓嚴抓實煤炭等領域環保監督管理拿出了一系列實招?!?/p>

                      入夏,壯美的錫林郭勒草原正在冒出新綠。在內蒙古能源發電投資集團錫林郭勒勝利礦業有限公司勝利西三露天礦,幾十臺黃色吊車緊鑼密鼓地建設煤棚。公司共投入1.42億元建設地面生產系統,建成后煤炭將用皮帶封閉傳送,避免粉塵污染。計劃到2022年,這家公司將建成自治區綠色礦山。計劃到2025年底前,內蒙古全部礦山將達到國家或自治區綠色礦山建設標準。????

                      習近平總書記說:“要始終牢記自己永遠是人民的公仆,不能利用手中的權力為個人謀私、為一些利益集團謀私,這條路是走不通的。我認為內蒙古這段時間抓的這件事抓得很好,還要繼續抓下去?!?/p>

                      為推動煤炭資源領域違規違法問題專項整治不斷走深走實,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和政府決定常態化開展此項工作。石泰峰表示,內蒙古將一寸不讓推進煤炭資源領域違規違法問題常態化治理,一刻不停推進全區政治生態凈化修復,一以貫之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為“十四五”發展開好局起好步、為在新時代新征程新階段書寫好內蒙古發展新篇章提供強有力的引領保障。(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于長洪?張麗娜?王靖?魏婧宇?侯維軼)

                    分享:

                    責任編輯:石毅 李國棟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01127532935
                    夜夜爱夜夜做夜夜爽
                        <form id="ftrvp"><listing id="ftrvp"><nobr id="ftrvp"></nobr></listing></form>

                            <form id="ftrvp"><nobr id="ftrvp"></nobr></form>

                                    <address id="ftrvp"></address>

                                    <address id="ftrvp"></address>

                                      <address id="ftrvp"></address>